电热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热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灵异研究所之京城23号-(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54:31 阅读: 来源:电热膜厂家

灵异研究所之京城23号

研究所

相传在北京朝阳区内有一栋英式别墅,在这座别墅里面曾经住过许多的人物,但是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住在这栋别墅里的人,全都无缘无故暴毙而亡,而我们今天要讲的这个故事就是关于这栋别墅的。

我叫许洋,表面上看我是一个文字写作者,其实我的真实身份是一位灵异研究所的专员,我们这个研究所,是直辖政府高层的,一切的费用都有政府提供,而这次很不巧的是我接到的任务就是处理京城23号传出来的哭声。

并不是所有的鬼屋都存在着鬼,有一些鬼屋只是因为年代久远产生的爆裂声,到了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这些爆裂声听着就像是一个小孩子的哭声一样,再加上人类本能的幻想总是把这些无缘无故的声音和那些灵异事件联系在一起,我是我们灵异研究所的最优秀的员工,那个应该是最优秀的员工。

“哎,我说许洋,你就不能动作快点吗?每次出外差你总是磨磨蹭蹭的,你到底还想不想干了,要不是你的特殊能力,是与别人与众不同,不然的话早把你开除了。”组长不耐烦的大叫着。

对,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有着不同的能力,而能力的来源科学家们也正在研究,而更加奇怪的是,我们身上的这些能力到了25岁之后就会消失不见,与其说是能力,不如说这是一种病,而且只有在青少年时期才会有的一种病,但也不是所有人都会得这种病。

我拿着大包小包的从更衣室出来,路过一排的临时监牢,里面传出异样的声响,一个女人的哭声传出来,我问她:“你怎么又哭了,想到你那个老公了吗?”

女人转过头来,黑洞洞的眼眸像是盯着我看,从眼洞中流出血红色的水液,滴落到地上画作刀一样的蜂刺,直直的插入地下,我立刻打出了一个停止的手势,顺便向后面退去了几步,撞到后面的铁笼子,里面传出来一个暴力的声音吼道:“小子,你找死啊!敢打扰老子休息,信不信老子直接把你吃了。”说着的同时,双手抓向笼子,用力的推拉了一把,然后看到一股光芒透视而出,直穿在那个暴力的“人”身上,它立刻浑身发红的躺在地上痛的来回打滚。

我立刻低下头诚恳的说了一句对不起后,便离开了,到了大厅,组长一脸不耐烦的吼道:“你真是懒人上磨,做什么事情总是磨磨蹭蹭的,你的新搭档,等了你很长时间了。”

“新搭档,那他有什么能力呢?”我好奇的问组长。

组长的脸瞬间黑了下来,说道:“这个以后你就会慢慢知道的,现在问那么多干嘛,你们赶紧出发吧!能够抓捕就抓回来,抓不回去就给我现场消灭了。”

这组长真是的,不管怎么说他们生前也是人啊!怎么能这么残忍,他们留在这个人世间,一般都是心里有着深深的怨恨或者思念所以才不愿离开。

我上前对着新搭档做出一个礼貌性的微笑然后说:“你好啊!我叫许洋,是咱们这个灵异研究所最出色的探员,你是,以前没见到过啊!”

“我是新来的,我叫李雪,你也可以雪儿,是刚刚来的,但是刚刚组长说和我搭档的是整个研究所里面最差的,每次接到的任务都是最简单的,只是让我跟着你练练手而已。”李雪两个大眼睛溜溜的转着,明显看不到我的尴尬。

我干咳了两声之后,说道:“走吧!现在前往京城23号鬼屋吧!”

奇怪的哭声

我和李雪经过两个小时的路程到达了传闻中传出哭声的鬼屋,周围都是黑色迷蒙的样子,夜晚的天空充满着大气污染的黑色,乌鸦在头顶不断的叫喊出声,或许是因为感觉到了外人的到访,所以就不断的叫喊着通知它们的兄弟赶紧躲起来。

这样的叫喊说实在的真的让人有点毛骨悚然的,在配合这样的坏境和眼前的这栋没有一点生气的别墅,不自觉的让人紧了紧身上的衣服,话说,七月的北京应该是最炎热的时期,可是当我站在这栋别墅的外围却感觉到了一股凉凉的寒意扑面而来。

李雪从开始就没有说话,我看她一直盯着二楼的窗户再看,我好奇的询问她在看什么,她转过头来,用微笑的眼神说:“虚,你听,哭声开始了!”

隐隐约约中听到了一丝动静,就像是一个女人的哭声,在哭声中透露着一种深深的悲伤,听到这样的哭声,不禁自己的内心也产生了一种悸动,一种想要流泪的冲动,再看向李雪,她还是紧紧的盯着二楼的窗户,好像她听到这样的哭声并没有半点的触动。

我跟着她的眼睛看向二楼的窗户,发现二楼的窗户处有一个黑色的人影在不断的晃动着,好像是在等待,又好像在对着月亮叹息,我心想,难道这次是真的鬼吗?心里的突然萌生出一种冲动的念头,已经来这个研究所半年了,每天接到的案子都是一些人为因素,要么就是一些年代久远产生的物理反应,这次是真的。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李雪便一个人走向了门口,大门也是那种坑日时期的大铁门,因为年代的原因门上面沾满了大大小小的绿色植物,门锁也早已经破烂不堪,李雪轻轻松松的就推门而进,当我们两个进入到里面之后,哭声戛然而止,只剩下风一样寂静,在不断的盘旋着。

一种阴凉的气息肃然而来,在这里的感觉比在外面还要阴凉,完全感觉不到这是夏天的样子,我竟然还冷的打了一个喷嚏,李雪突然用一种很严肃的表情看着我说:“心里面放下所有的事情,不管开心还是伤心,全部放下来,这样你就不会觉得冷了。”

“这不是废话吗?我们是人啊!人就一定有七情六欲的,怎么可能说放下就放下。”刚说完这些,我感觉全身更加冰冷了,一种透彻心谷的冷席卷全身,哭声再次响起,比上次更加悲伤,听到这样的哭声不自觉的想到了自己的身世和遭遇,眼泪就像不受控制一样的掉落下来。

一滴眼泪掉落在地上,立刻画作冰水,流淌下去,然后传出哗啦哗啦的声响,不断的侵袭而出。

影像回放

一股从地下冒出的水喷涌而出,我紧紧的抓着李雪的手说:“千万别放开,不然我真的救不了你了。”

“没事的,你放开你身边的柱子就明白了。”李雪微笑着说。

我放开柱子,发现水在慢慢的消退,而更加奇怪的是,房屋变得越来越新,并且还传出了人的声音,在客厅中做着一个看似老爷一样的人,嘴里吃着肉,旁边跪着几个女性仆人,说着话:“你们一旦进了我们贾府,就不用想出去,我贾天下,不是好欺负的,你们还想逃跑,来人呢!把她们带下去,先让兄弟们玩一玩,然后再把她们关起来,等候发落。”

身后跑出来几个面向凶恶的狗腿子,一人抱着一个女仆像后面走去,听到女仆挣扎的声音,大喊救命的声音,我再也控制不住了,想要拦下他们,这是我才发现我根本碰不到他们,而他们也看不到我们的存在。

李雪说:“这只是楼上女人的怨气而形成的影像回放,我们是没办法改变的,走吧!她想让我们看一看到底发生了什么?那我们就跟着去吧!”

当我们到达后院的时候,三四个女仆,被抱进一个黑屋里面,六七个男子,衣衫不整的走了进去,然后就听到女人大声的哭喊声和求救声,李雪明显感觉到了一种愤怒,然后说:“这就是旧时代的观念,坏了她们的一生。”

我上前拉住她,让她冷静一下,这时,一道白光打来,眼前的景色完全变了,一家人高高兴兴的张灯结彩,听丫鬟说:“今天是她们老爷回来的日子,好像是打了胜仗,还被封了官,夫人一大早就起来张罗着呢!”

“是啊!夫人和老爷的关系好着呢!真羡慕她们。”另外一个丫鬟回应着。

123下一页

---- 作者寄语:新手多多关照

济源HDPE塑钢缠绕管应用在管网工程

供应常州市化粪池模具水窖化粪池模具污水化粪池模具规格

东莞石排工业铝回收

加盟蜜芽会员plus代理

农药用白炭黑高吸油值价格

罐式餐厨垃圾车酒泉轻型挂桶车

推拿手法培训武汉热门正骨手法培训

自动回转式清污机价格广东清污机价格

东风后八轮随车吊分期内蒙古徐工12吨随车吊厂家

深圳安徽幕墙铝单板报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