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热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热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德信无线技术骨干出走手机设计公司低谷徘徊

发布时间:2020-07-21 17:59:25 阅读: 来源:电热膜厂家

尽管国产手机的市场份额正呈现出逼近30%的良好态势,与其紧密相关的国内手机设计行业却在今年进入寒冬。 就在这两天,国内最大的手机设计公司德信无线(TechFaith)宣布以裁员400名为主要内容的“战略重组”。同时,据水清木华研究中心统计,今年开始我国手机设计公司的数量不再增加,设计市场正在洗牌。

仍在低谷

今年5月中旬,美国上市的德信无线公布了其第一季度财务报表。财报显示,德信无线第一季度净营收为2730万美元,净亏损为340万美元,而去年同期其净利润为130万美元。至此,德信无线已连续三个季度亏损。

和一般遭遇亏损的上市公司一样,德信无线采取裁员方式应对暂时的危机,财报发出9天后,德信无线宣布战略重组,裁员400名,以便德信员工至 1400名员工。此前,德信无线一直被公认为国内最大的手机设计公司,而其竞争对手希姆通(SIMCOM)则曾在接受《中国电子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德信的“大”只是因为“人员最多”,但公司营业额并不如希姆通。裁员之后,德信的规模水平将与其竞争对手龙旗、希姆通接近。

不过,业内人士都清楚,对德信无线的灵魂人物——德信董事会主席兼 首席执行官董德福而言,近期的裁员已经不是最惨烈的境遇,从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德信无线技术骨干纷纷带团队离开才是对他最沉痛的打击,其中尤以德信的创始人之一、曾任高级副总裁的刘军的离开为最。到目前为止,当年德信的5位创始人已经走了3位,德信的前途在风雨中飘摇。

“唇亡而齿寒”,德信的冬天让所有目前健在的手机设计公司感到凉意,事实上,在几大手机设计公司中,除了龙旗和希姆通还算相对正向外,其他如中电赛龙、经纬科技等都已经经过了减员重组的阵痛。

腹背受敌

设计公司在国内手机产业链中的崛起是手机市场迅速膨胀的产物。2002年到2003年,大量手机设计公司在中国内地注册成立,经过一段时间市场培育后,手机设计产业在2005年达到巅峰,其中以德信无线、龙旗、希姆通等三家企业在海外成功上市为代表。但很快,手机设计行业在2006年中旬迎来了发展的低谷。

产业界一致认为以联发科(MTK)为代表的Turnkey Solution模式(将芯片与手机开发所需的软件平台乃至第三方软件捆绑销售)的规模应用,是改变设计公司发展状态的重要原因之一。“这种全面解决方案 (total solutions)在中国内地的盛行,使得位于芯片厂商和手机品牌厂商之间的设计公司的工作越来越没有技术含量。”一直跟踪手机设计行业的水清木华高级分析师沈子信对《中国电子报》记者表示。在芯片上捆绑软件的所谓Tunky solutions模式,实际上等于是上游芯片企业吃掉了下游软件设计公司的一块业务,使得手机产业链更加扁平化。记者了解到,到去年年底,MTK解决方案占国内手机市场份额的40%,到目前为止,除了夏新之外的所有国内手机企业都采用了MTK的解决方案。

“MTK把手机设计公司承担的一大部分任务给做了,使得进入手机研发设计领域的门槛大大降低,小的设计公司有生存的可能,也让大的公司受到很大压力。因为和小公司竞争,大设计公司不具有成本优势。”希姆通的上市母公司、晨讯科技创始人王祖同向《中国电子报》记者表示。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有大小手机设计公司八九百家,仅深圳就有三四百家的规模。

软硬件一体的解决方案承担了原来手机设计公司的职能,只剩下应用软件设计、工业设计(ID)和结构设计(MD),即主要是外观设计,但外观设计也并不一定是手机设计公司的专长,有些手机设计公司甚至不具备开模能力,要由专门的开模公司承担。而这样的工作,一些具备一定研发实力的手机企业就可以承担。事实上,国内手机产业在经历了从半壁江山的高峰跌到25%的低谷后,开始注重研发投入,而手机企业的研发即从应用软件和ID、MD设计开始。因此,设计公司的另外一块业务又被其下游企业手机生产公司吃掉了一块。“上下挤压之下,手机设计公司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沈子信表示。

寻求转型

“手机设计行业正处于洗牌阶段,各大企业纷纷转型,例如德信在转型做ODM,希姆通在偏向于做物流。个人认为,设计公司在转型时不应该盲从,而应该找到自身的价值。”手机设计公司深圳经纬科技产品规划部经理欧阳胜海在接受《中国电子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据沈子信观察和分析,目前中国内地的手机设计公司可有5种转型模式:一种是转型为既做设计又做生产的手机ODM,像很多中国台湾ODM企业那样,从去年开始德信在做这方面的尝试;第二种是从设计公司变身为品牌厂商(OEM),自己卖手机,沈子信告诉《中国电子报》记者,其实国内手机设计公司中有不少已获得手机牌照,比如希姆通已获核准,龙旗也正在申请;第三种是成为手机基带芯片的软件合作伙伴,和芯片厂商合作提供类似MTK的Total solutions;四是寻求被品牌厂商收购,或者成为国外厂商在中国的研发中心;五是开拓海外市场,寻找利润突破口。

“MTK的做法,造就了小的研发公司,对大的研发公司形成压力。大公司的出路是做有门槛的东西,包括国际市场,包括新业务。”王祖同表示。记者了解到,希姆通2006年将手机电视、智能手机、GPS手机等作为主要开拓重点,同时在今年年初将华为手机事业部总经理李承军挖至旗下,便是为了开拓海外市场。

而德信无线正从纯设计模式变成ODM模式,《中国电子报》记者获悉,在德信的规划中,未来ODM将占80%,纯设计只占20%。

目前我国手机设计公司的业务模式主要有三种:一是纯设计模式,即open BOM,设计公司只负责设计,主要客户是品牌厂商;二是中国特色的PCBA,所谓“卖板子”,有点当年卖模块的模式,主要客户是中小手机厂商;三是ODM 模式,既负责设计又组织生产(实际生产通常是由电子制造服务商即EMS完成),向客户交付的是成品。

从大的设计公司纷纷寻求转型的状态看,单纯的手机设计公司形态似乎在消失。

是否“尴尬”

“手机设计公司的身份决定了它与生俱 来的尴尬性,它夹在上下游产业链之间,上下游天然具有侵占这部分市场的冲动,导致它不可能作为稳定形态存在。” 一直对手机设计行业颇有研究的同行潘九堂在与记者交流时表示,“虽然在DVD、MP3播放器、手机和液晶电视市场,纯粹的第三方设计公司(IDH)都曾经风光一时,特别是在中国手机市场,黑手机在设计公司的帮助下甚至改写了整个产业的格局。但从长期来看,IDH的主要机会仍在于新兴市场,充当‘技术分销者 ’的角色,一旦市场成熟,IDH的地位将迅速下跌。”当一个市场因日渐成熟而摊薄利润时,设计公司的上下游必定纵向扩张吞食设计公司原有的蛋糕。

但欧阳胜海却不同意这种观点。“设计公司是手机产业链中非常有价值的环节,在竞争激烈,产品同质化严重的情况下,设计公司的存在使下游企业短平快地推出产品成为可能。设计公司是一个研发和系统集成的角色,在产业链中不可或缺。”不过欧阳胜海也同时认可IDH在新兴市场的作用:“手机电视、双模双待、WiFi、3G,手机产业始终会受到政策因素的影响,在政策不明朗时,设计公司的存在帮助下游品牌企业承担技术和政策风险。这是社会分工的不同。”

但是,欧阳胜海指出,目前设计公司的定位很乱,有上千人的大公司,也有几个人的小公司,设计公司应保持何种规模是一门值得探讨的学问。“一个企业要寻找到自己的价值而不是盲目求大。以德信无线为例,它的创始人基本都从MOTO出来,他们有做世界一流研发公司的情节,因此在业务上升时迅速扩张人力,最后导致人员膨胀。”他说。

由于设计公司的主要资产是人,而且研发也采取项目制,一个项目几个人就可以完成,大公司比小公司并不一定存在优势,因此这个行业的特点是创业门槛低,难以形成大公司,相反很多大公司都出现了裂变。

虽然小企业有足够灵活的应变能力,但也并不是设计公司发展的长久之计。一个企业要发展必定需要壮大,扩张无非是横向和纵向两种。很多企业在横向扩张中遇到了挫折,所以向产业链上下游衍生,这正是目前各设计公司纷纷转型的原因。

因此,从这个角度,目前德信无线等手机设计企业们遭遇的冬天并不是失败,而是发展时的一个低谷,可能是新发展的开端。

春天不远

和前几年国产手机进入低迷一样,大量小设计公司的出现从老牌的设计公司那里夺走了大量手机新军的订单,大设计公司以为市场利好而刚扩大规模,却发现大量订单流失了。但是,随着手机市场的洗牌,这个局面会缓解。

“因为小的手机公司会有洗牌和分化,有些拿到牌照变成正规军,如果经营得好,还有可能成为好的品牌公司,还有一些手机厂家会变成纯水货的公司,专门做冒牌产品,但总之小的手机厂家阵营会缩小,缩小之后小的研发公司的生存基础会有问题。而大的设计公司因为已经有了基础,可以往高端发展。”王祖同表示。

“只有下游的国产手机企业走出低谷半年后,手机设计公司才会走出低迷。”沈子信向《中国电子报》记者表示。他认为,由于设计周期和账期的原因,手机设计公司和手机制造商的兴衰有一个递延期,大约为半年。

“而国产手机整体走出谷底应该是在2007年底,因此手机设计公司的春天还得再往后,可能会在2008年以后开始好转。”沈子信说。他同时认为,由于2G手机市场过于成熟,一些新业务也已经被预测和开发得差不多,他个人估计设计产业在2G时代已经看不到太多空间,春天的到来估计也是在3G时代。

或许,还是要以那句话结束: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么?

昆明面部填充医院

广州隆胸价格

兰州热玛吉医院

贵阳吸脂价格